Uber 快完蛋了?

创投圈
2019
10/12
18:10
商业人物
分享
评论

日本软银集团 CEO 孙正义最近很羞愧。

作为国际知名投资人,因为成功投资阿里巴巴,孙正义于 2014 年跻身日本首富。可就是这样一位被称为 " 创投之王 " 的人物,日前在接受《日经商务周刊》采访时称:" 结果与目标相去甚远,这让我感到羞愧和迫切 …… 日本的企业家,包括我自己在内,都没有任何借口。"

他的羞愧感来源之一,是前些日子上市失败的 WeWork。孙正义曾视 WeWork 为 " 下一个阿里巴巴 ",2017 年开始累计注资 110 亿美元。但是上月,WeWork 却陷入了 IPO 流产、创始人退位的局面。曾估值 470 亿美元的 WeWork,如今估值不到 120 亿。

上市失败的 WeWork 还等着孙正义的新一轮注资,而他投资的另一个共享系企业 Uber,虽然上市成功,却也是危机四伏。

10 月 2 日,Uber 股价再创新低,比上市时下降了 30%,市值从上市时的 754 亿美元下降到 500 亿。分析师预测,因为投资 Uber 和 WeWork,软银的损失将达到数十亿美元。

WeWork 上市失败后,孙正义罢免了 WeWork 的创始人亚当。Uber 的创始人卡兰尼克在两年前也拥有相似的经历,但那时软银还没投资 Uber,孙正义还不用感到羞愧。

2018 年初,将中国滴滴,东南亚的 Grab 等打车平台投了一个遍的孙正义,和在危难中上台的 Uber 新任 CEO 达拉 · 科斯罗萨西达成合作。丑闻缠身的 Uber 将自己的部分股份 " 打折 ",以约 76 亿美元出售给孙正义。软银自此成为 Uber 的最大股东,孙正义如愿以偿。

之所以投资 Uber,是因为孙正义想要促成建立人工智能时代的交通公司。Uber 的自动驾驶业务,正朝着人工智能及自动化的方向发展,也因此成为了他远大愿景的核心。

Uber 和 WeWork 很像,在相近的年份创立,同为美国共享经济的代表企业,也都是孙正义看中的 " 超级独角兽 "。看起来比 WeWork 好运一些的 Uber,5 月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。

可曾寻求以 1200 亿美元估值上市的 Uber,却在上市时破发,首日股价下跌 7%。8 月,Uber 发布第二季度财报,显示创下了有史以来季度最大亏损。净收入 31.7 亿美元,同比增长 14%;净亏损 52.36 亿美元,同比亏损扩大。它将大部分亏损归因于 5 月份 IPO 相关的股票薪酬,与其相关的费用高达 39 亿美元①。

上市以来,Uber 还进行了两次大规模裁员。7 月,营销团队约 400 人被辞退。9 月,工程和产品团队被裁 435 人,总数占到整个公司员工数量的百分之八②。

Uber 股价不断下跌,孙正义的钱逐渐打了水漂。曾经的现象级企业,超级独角兽到底怎么了?

Uber 目前的主要业务分为网约车,外卖(Uber Eats)和货运(Uber Freight)三个板块。UberEats 在半年报中表现出色,其月活用户数同比增长 140%,收入暴涨 72%达到 5.95 亿美元。但是 Uber 的主要营收仍然来自网约车平台的抽成。也正是这个领域,聚集了 Uber 的大量危机。

Uber 半年报

在北美,Uber 订单最多的三个区域是洛杉矶,纽约和旧金山。这三个地方,都纷纷给 Uber 亮起了红灯。

首先是同处加州的洛杉矶和旧金山,出台了一项重新定义网约车司机身份的法案。

9 月 18 日,加州州长加文 · 纽瑟姆(GavinNewsom)正式签署通过了第五号议案(以下简称 "AB5"),该法案将于 2020 年 1 月 1 号起开始施行。

这个被外媒称为 " 轰动性 " 的法案,要求 Uber 把网约车司机(" 独立承包商 ")当作正式员工来对待。

作为正式员工,网约车司机将得到工伤补偿和 " 最低工资 " 保障(目前加州的规定为 12 美元每小时),Uber 还要为他们支付失业保险和一半的社会保障税,以及带薪病假和探亲假等。巴克莱银行的一位分析师指出,这项法案将会增加 Uber 每年 5 亿美元的支出③。

更关键的是,一旦司机被划为正式员工," 共享 "(sharing)的概念随之破碎,Uber 的运营模式也将被改写。

Uber 一直在低头,表示愿意通过协商为司机提供各项权益,但是在 " 正式员工 " 的身份界定上,Uber 态度坚定,本身就盈利困难的 Uber 难以接受飙升的成本。Uber 的首席法律官托尼 · 韦斯特在官网撰文表示,"AB5 不会自动将拼车司机从独立承包商重新定义为雇员 " ④。

为了对抗 AB5,Uber 和北美市场最大的竞争对手 Lyft 牵起手来,成立了竞选委员会,分别投入 3000 万美元为未来的竞选做准备。距离 2020 年 1 月 1 日,只剩下三个月。

而美东的情况也并不乐观。去年 8 月,纽约通过了一项决议,对网约车新牌照实施为期一年的限制,同时也对网约车司机的最低时薪做出了规定。

这项规定是为了限制纽约道路上的车辆数量,缓解交通拥堵,并一定程度上降低出租车行业所受到的冲击。另一方面,纽约州的声明称,"8 位司机因为 Uber 制造的危机自杀了。这也是为什么 Uber 司机和出租车司机携起手来,要给网约车牌照设限。他们想要结束这种把人逼入绝境的经济上的绝望、债务和贫困 "。

越来越被强调的司机权益,在各个州成为了不可抵挡的趋势。尽管 Uber 一直在积极上诉,但是并无成效。今年 8 月,纽约决定再次延长限令。新一年的限令,还限制了 Uber 和 Lyft 司机未载客时在特定区域停留的时长,Uber 在两年内第二次起诉。

CEO 科斯罗萨西在接受《The Verge》采访时还是一套熟悉的 " 官方回答 ":即使是兼职的劳动者也值得受到一定的保护,比如健康保险和与雇主协商的权利。但是有些法律制定者在这个问题上走的太远了⑤。

而对于难以回避的交通堵塞问题,科斯罗萨西话锋一转,只希望不被针对," 很多快递公司,亚马逊,零售商和我们,都应该为这个问题负责 "。

出租车司机和网约车司机的纷争,自网约车成立之初,就一直未有很好的解决措施。同时,激化的竞争导致了大城市堵塞的交通,限发牌照的规定下,Uber 增长困难。

在这种情况下,Uber 不得不加快对二三线城市和更多海外市场的渗透。可是 Uber 在海外市场的日子,也不见得好过。

在抢占海外市场的过程中,Uber 常面临和本土企业的竞争。在一些国家,Uber 只得惨淡收场,通过合资公司的形式 " 退出 " 竞争:在中国,Uber 与滴滴合并,获得 20% 的股份;在东南亚,Uber 与 grab 合并,获得 27.5% 的股份;在俄罗斯 Uber 与 Yandex.taxi 合并,获得 36.6% 的股份。

根据半年报,北美仍是 Uber 全球范围内最大的市场,收入达到 35.2 亿美元。北美与欧洲、中东、非洲地区的增长最快,同比增速分别为 22% 和 23%。亚太地区的增长缓慢,半年收入为 5.43 亿美元,同比增长率为 10%。

2018 年失去东南亚市场后,科斯罗萨西表示不会再放弃印度、中东和非洲等市场。此消彼长的价格战从未停歇。

除了应对本土企业的竞争,Uber 在国外市场遇到的政府监管更加严峻,它不得不 " 削尖脑袋 " 求生存。想要说服更多的海外市场打开大门,Uber 需要在自证中不断规范化。

在伦敦,他们的自证已经进行了快两年,却依旧未获得信任。作为 Uber 最大的五个全球市场之一,伦敦交通局给 Uber 的运营许可证期限目前只剩下两个月。

2017 年,Uber 在伦敦的第一个五年牌照过期。伦敦交通局认为,在过去的五年里,因为 Uber 不能提供举报严重刑事犯罪和司机背景调查的方法,导致了一些法律纠纷,所以拒绝了 Uber 更新运营许可证的请求。

在一系列的整改后,伦敦给 Uber 批准了一个 15 月的试用期,此许可证在半个月前过期。

过期的前一天,伦敦交通局再次拒绝了 Uber 更新许可证的请求,这次,他们只给出两个月的延期。

乘客的安全,依旧是伦敦交通局关注的核心。Uber 一日无法证明他们在保证乘客安全问题上的能力,伦敦交通局便不会松口,他们只能在随时可能被 " 请出 " 伦敦的风险下求生。

不能再吊死在一个业务上,Uber 积极开发其他业务。

在科斯罗萨西的设想里,Uber 将成为 " 交通版亚马逊 "," 打车 app" 向可以链接各种交通工具的平台发展,包括自行车,摩托车,火车和公交车等。

" 如果更多的人更频繁地打开我们的 app,生意自然就来了 ",科斯罗萨西自信地表示。

面对共享系公司都会面临的争议,Uber 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是一个科技公司。在科斯罗萨西为 Uber 规划的未来里,利用算法为用户提供更精准的出行方案和更好的用户体验,是重中之重。

和那个骄傲高调的创始人卡兰尼克不同,科斯罗萨西极力避免 " 所有人类活动的中介 " 这类空洞的口号,他把安全放到第一位,新的目标是:为您的城市生活提供操作平台。

谨慎,遵纪守法,这是科斯罗萨西给媒体留下的印象,也是他领导下的 Uber,在面对大众争议时,努力保持的谦卑态度。

眼前,Uber 最急迫的节点是 11 月 6 日。

为了维护市场稳定,大部分公司在 IPO 后,其主要股东,像早期的投资人,风险投资和创始人等,不允许立马出售自己的股份,这段时间被称为 " 锁定期 "。Uber 的锁定期即将在 11 月 6 日结束,在目前股价下降 30% 的情况下,不看好 Uber 未来的投资人,很可能抛售股票。

谁会抛弃 Uber 呢?羞愧的孙正义显然不会。他依然还有信心,认为 Uber 在未来十年内会产生可观的利润。作为 Uber 的最大股东,孙正义显然不能有别的想法。

来源:商业人物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5分快三-5分快三彩票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相关推荐

1
3